AD
首页 > 曝光 > 正文

“高买低卖”迪士尼门票 “90后”女生套现700余万元

[2019-04-24 08:27:46] 来源:东方财富网 编辑:佚名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迪士尼门票半价卖、VIP卡大大低于市场价……这样的好事你心动了木有?   4月18日,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审理了一起特殊的诈骗案,“90后”上海女孩袁婷(化名)由迪士尼实习生摇身一变成“总经理助理”,通过高

  迪士尼门票半价卖、VIP卡大大低于市场价……这样的好事你心动了木有?

  4月18日,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审理了一起特殊的诈骗案,“90后”上海女孩袁婷(化名)由迪士尼实习生摇身一变成“总经理助理”,通过高买低卖迪士尼门票等套现700余万元,用于整容、买奢侈品、还信用卡等,最终被送上刑事被告席。

  “神操作”高买低卖

  袁婷生活在本市静安区,从小就读于一师附小、市西中学等学校,曾在迪士尼当过实习生,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案发前无业。

  “我每个月收入只有4500元,但开销太大,欠下了十几万元的信用卡,想起自己曾经在迪士尼实习过4个月,就自作聪明想起了这个主意。”和别人低买高卖赚差价不同,袁婷可谓“神操作”,采用高买低卖的方式用来圈钱。

  她从迪士尼官网或其他网站买来正价或打折票后,以五折左右的超低价在朋友圈广而告之,对外声称可以低价购买到迪士尼的内部低价票。果然,有闺蜜徐某“上钩”,私信她哪里有购票渠道。袁婷谎称自己是迪士尼的内部员工,所以能拿到票。再后来,又“升职”为总经理助理。

  比如,一张当时市面上370元左右的门票,袁婷以300元左右价格购入,再以200元左右卖给徐某。徐某买了之后发现果然“货真价实”,而且价格低廉,感觉“捡到皮夹子”了。之后经过朋友之间介绍,陆续又有5人从袁婷这里拿票转卖,成了她的“代理商”。

  拆东墙补西墙

  按照袁婷的说法,她卖一张票就要亏100多元,为什么亏本做买卖?

  我的想法是,先通过这样的方式取得对方信任,对方会先将钱款打给我,之后我并不需要立即出票。只需要等到对方要去迪士尼游玩的时候出票即可。这当中会有一个时间差,我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自由使用这笔资金用来还信用卡或挥霍。等到对方要出票的时候,我再用之后其他人的票款来“拆东墙补西墙”。

  于是,用这简单的“一招鲜”,袁婷发展了5个“下家”,成为她的代理商,从她这里购买了大量一日票、酒店、礼品卡、VIP卡等。通过“囤票”的方式,袁婷轻松套取了大量现金,用于还信用卡、大肆挥霍等。

  4个月就“爆雷”

  纸包不住火,才4个月左右,到2018年6月,袁婷资金链断裂,收到的钱花掉了,票却出不了,终于“爆雷”。

  据她自己交代,截止到2018年6月5日,大约还有1500张左右的大人票和20张左右的儿童票没有出票,但实际上情况要大大高于这个数字,因为很多出票信息代理商还没有交付。

  几名“下家”眼看一直拿不到票,到迪士尼公司一查,发现根本没有袁婷这个人,才发现情况有问题,打算报案。这时,袁婷也感觉再也混不下去了,主动到公安机关自首。

  在庭审中,袁婷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检察机关指控,袁婷共造成5人损失合计700余万元。她的辩护人认为,犯罪金额应以她实际诈骗挥霍的金额为准,只有130余万元。这些受害人并非消费者,也是购票后加价牟利的,这些赚取的差价应该予以抵扣。同时,袁婷没有犯罪前科,又是自首,恳请法院在量刑上酌情减轻处罚。

  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袁婷泣不成声,对自己的行为认罪认罚,“因为我的无知,对他们(受害人)造成了很重的伤害,我想和他们说声对不起;我还想和父母说声对不起,从小辛苦培养我,我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希望法庭能对我宽大处理,让我早点回到他们身边……”

  法官宣布,将择日宣判此案。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