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保险 > 正文

掌舵国任财险 原广东保监局局长新职获核准

[2019-04-24 08:27:50] 来源:东方财富网 编辑:No1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摘要] 深投控是深圳最大的市属国企之一。不过,国任财险业绩不佳。成立10年来,国任财险累计亏损近15亿元,仅2013―2015年实现盈利。   4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公告,核准房永斌担任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

  [摘要] 深投控是深圳最大的市属国企之一。不过,国任财险业绩不佳。成立10年来,国任财险累计亏损近15亿元,仅2013―2015年实现盈利。

  4月17日,银保监会发布公告,核准房永斌担任国任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任财险”)董事长的任职资格。房永斌曾任广东保监局局长,2018年年底以国任财险党委书记、拟任董事长的身份出席活动。

  对于调任国任财险一事,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房永斌,他表示:“这是组织调动,(此次任职),是组织需要和个人意愿结合。”

  国任财险的前身为信达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财险”),2009年成立。2017年4月,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投控”)成为信达财险控股股东。2018年,信达财险更名为国任财险。

  深投控是深圳最大的市属国企之一。不过,国任财险业绩不佳。成立10年来,国任财险累计亏损近15亿元,仅2013―2015年实现盈利。

  国任财险有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深投控控股以来,国任财险业务规模和经营效益有了一定提升,但更多还是体现在经营数据的初步改变,思想文化、经营模式、体制机制等根本性的问题并无实质变化,管理成本较高。市场化机制还未成型等影响企业发展的问题,亟待解决。”

  国任财险表示,为尽快改善国任财险经营状况,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目标,深圳市政府决定选配一名强有力的企业负责人,从保险监管系统选调一名熟悉宏观经济和金融保险工作,政策理论水平高,组织协调能力和处理复杂问题能力强的领导干部作为国任财险主要领导人选。

  “房永斌董事长作为保险监管系统资深领导,先后长期担任保监会重要管理部门发改部和最大保险市场广东省原保监局的一把手,政治素养高,专业基础实,业务水平强,是能够领导国任财险开拓新的发展局面的不二人选。”国任财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如何完成深投控赋予的使命,成为国任财险新班子面临的重大考验。

  从广东保监局到险企

  创办之初,国任财险的控股股东是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信达”,01359HK)。

  2016年12月,中国信达通过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所持有的信达财险12.3亿股股份,深投控通过竞价方式以42.2亿元竞得。

  国任财险对此表示,在深化国企改革背景下,公司股东为进一步优化股权结构,通过转让股权引入有实力的战略投资者,加快转型步伐。

  深投控则从多方面解释此举的用意,其中包括加快落实市委市政府关于深圳国资国企发展的战略部署,弥补公司财险牌照空白,助推深投控向地方金融控股平台公司加速迈进。

  此后,国任财险的人事更迭拉开序幕。2017年7月,具有中国信达工作背景的刘树林在国任财险总裁任上仅一年即卸任。在多家财险公司工作过的王新利,2017年8月任临时负责人、临时合规负责人,2018年4月获得银保监会批复总裁一职。

  2014年底开始担任国任财险董事长的徐兴建已离任,国任财险解释称:“系其个人原因主动请辞,与股东变更没有任何关系。”

  房永斌此前长期在保险监管系统工作,曾任保监会办公厅处长、发展改革部副主任、主任。2012年担任广东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房永斌离开保费第一大省的广东监管系统,调任险企任职,有一个重要背景是银监会和保监会的合并。

  据不完全统计,36位原保监局局长中,大约有15位出任了合并后的银保监局局长(含筹备组组长)。

  除了房永斌调任国任财险,作为保费第二大省江苏的保监局原局长亓新政调任福建银保监局筹备组组长,浙江保监局原局长邹飞调任湖北银保监局筹备组组长,上海保监局原局长裴光已正式就任广东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

  国任财险有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房永斌董事长到任时间虽然不长,但已经为国任财险带来一系列重大变化,公司重点大项工作扎实加快推进,深化改革、创新发展取得积极稳妥的进展。公司已完成注册地由北京迁至深圳的重大工作,公司增资扩股工作正稳步推进,深化改革工作已形成初步方案。

  资料显示,国任财险初始注册资本10亿元,2013年时增至30亿元。

  国任财险有关人士强调,未来,国任财险将全面深化改革,彻底打破现有格局,以集约高效、灵活机动、科学考核、防控风险的新型组织架构为突破,酝酿一场彻底的体制机制改革。

  十年累计亏损近15亿

  成立十载的国任财险,尚未走出亏损的泥淖。房永斌的到任,无疑面临经营业绩的压力。

  数据显示,2009―2012年国任财险均处于亏损状态,分别亏损1.18亿元、1.06亿元、2.45亿元、3.71亿元。2013年,国任财险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305.20万元,2014―2015年连续保持盈利,分别为2135.09万元和2328.04万元。2016年后,国任财险再次陷入亏损,2016年和2017年分别亏损2.31亿元、2.70亿元。2018年未经审计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净利润亏损有所缩小,亏损额为1.71亿元。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发现,国任财险十年累计亏损14.65亿元。与此同时,国任财险保费收入增长整体也较为缓慢。

  成立初期,2009―2012年,国任财险保费增长较快,分别是0.13亿元、3.51亿元、12.16亿元、24.23亿元。此后,国任财险保费收入震荡上升,2013―2017年分别是30.46亿元、35.16亿元、31.11亿元、32.62亿元、32.59亿元。2018年,国任财险保费收入为40.91亿元,在财产险公司中排名第25位。

  2018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国任财险核心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289.67%。

  股权变更后,国任财险规划了传统业务、科技保险、投资资管业务格局和融合发展模式,构建“科技保险保险科技”特色优势。

  对于上述定位,国任财险有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其控股股东深投控已经获批成为深圳市级科技金控平台,要求下属各金融机构在发展战略上配合其整体战略。目前公司作为深投控金融板块中唯一一家财产保险公司,势必在科技保险方面需要体现自我价值。

  国任财险内部改革后将成立科技保险中心、创新战略驱动中心、科技运营服务中心,分别从业务对接、趋势方向研究、科技服务落地实现三方携手打造“科技保险战略平台+保险科技业务引擎”。

  与大多数财险公司相似,车险长期也是国任财险的第一大保费来源,2017年占比83.68%。但同时,车险业务也是造成国任财险亏损的主要原因,2017年承保利润为-3.41亿元。

  王新利在2018年曾表示,国任财险的传统业务需要走细分市场、差异化发展道路,进一步优化业务结构,切实转变粗放型经营模式。

  在非车险业务上,国任财险瞄准了科技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保险、责任保险、保证保险、信用保险、重点基础工程项目的建筑/安装工程保险等业务。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